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 时尚新闻

陌生人的爱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
发布日期:2020-08-22 05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作者摄

晚上9点,快到站了,我在网上预约到县城的顺风车,没有约到。高铁站在离县城较远的郊区,又这么晚了,约不到顺风车是很正常的。

我提前走到车厢门口,准备站一会儿下车。

门口的另一侧,坐在一位30岁左右的小伙子,他低头看着手机。

我问他:帅哥,你去哪里?

他说:去县城。

我说:我也去县城,有人接你吗?没人的话咱俩拼个车。

他说:有人接我。

我轻轻笑道:哦,那就算了。

他看了我一眼问:你去县城哪里呢?

我说了地名。

他说:我把你捎过去吧。

我有点惊喜,又有点受宠的惶恐。我问他:你不绕路吧?要是绕的话就不用捎我了,我打个车就行。

他说:不绕,我正好路过你那儿。

我高兴地道了谢。

他打了个电话,问接他的人,他们一共来了几个人,座位上是否有多余的东西。

挂了电话后,他又跟我肯定了一下:嗯,没问题,我把你捎过去。

我心里充满了感激。

列车到站,我们下了车。他看我手里提着一桶东西,伸手要帮我提。那是我给娘带的一桶小米。我说不用,不重,我自己提就行。但他的语气强烈、真诚、笃定,难以拒绝,我顺从地把桶放在了地上,由他提上了。我紧跟他旁边快步出站,心里又增一份感激和温暖。

小伙直率,真诚,健谈,出站的这一截路,我们边走边聊,问了彼此从哪儿上的车,还有些家庭、工作情况。

小伙30岁,是我们家乡人,在河北一个地方当兵,已经在部队上待了十二年,是一个士官,已经结婚生子,二胎下月即将出生。他是乘双休日回乡探亲的。

他礼貌地称呼我“姨”。我们家乡不叫阿姨,叫姨。我虽然想让人把我称呼的年轻一点,叫我姐,但姨这个称呼也让我感觉尊敬而亲切。

到了出站口,要出示健康码。我拿出手机,打开了支付宝的健康码。

小伙说:你得把健康码换成本地的。

对于手机,我是个菜鸟,又加刚换了个新手机,还不熟练,又急着出站,我拿着手机,头脑发懵,手忙脚乱地操作。

他看我笨拙的样子,果断干脆地说:我帮你弄吧。说时,他已拿过我的手机,在上面快速地点点点,只几秒钟的时间,就把手机递给我说:好了!

在他全神为我弄健康码的那几秒钟里,我像个孩子一样,定定地站在他高高的个子旁,一动不动地,看他给我操作手机。那一刻,我被深深地感动了。我的心里涌起一种深深的温暖,我感受到了一种无条件的爱。那一刻,我的眼里泛出了蒙蒙的泪光,但我怕被他看见,使劲忍了回去。

我与他素不相识,得到他这样的照顾与帮助,我凭什么!漫长的生命经验里,我太多不被爱的感觉。而那一刻,那陌生的小伙子,他让我感到了世界的温情、温暖,还有爱。这些爱与温暖是那么平凡的、小小的、无声无息的,却那么地打动、温暖、湿润了我的心。

这给了我一个深刻而直接的经验与感受:我是值得的。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卑微与微不足道。

来接那小伙的是他的哥嫂,那小伙可能当兵历练出来了果断主动的习性,他只跟他哥说了一声“我开吧”,就坐进了驾驶室。他开上车,先将他哥嫂送到了他们家,然后又开车将我送到了我的目的地。

车上只剩下我俩的时候,我们又聊了一会儿。问了我女儿的年龄和工作地之后,他还热心地问她有没有男朋友,要没有的话,他给介绍一个,说他们部队上有个小伙特别好,与我女儿年龄很相当。我高兴地谢了他的好意。在我的感觉里,爱给人介绍对象的人是善良的。

下车时,我才知道,他要回他们村里,他送我,其实是绕了路。

也不知什么原因,临别时,我们却没有互加微信。我心里是犹豫了一下的,但就像我那忍回去的泪光一样,我终究还是忍住了,没有提出加微信。

那可爱的青年,你可知,也许在你来说很自然、不值一提的行为,却那样深地滋润了我的心。使我在事过很久之后,都不能将它忘怀。不知我们是否还有缘再见,但我的心里,深深地祝福你。

作者摄